发展普惠托育服务 助力实施三孩政策

文章正文
2021-06-03 23:14

近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了《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》,作出“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”的重大决策,这是改善我国人口结构、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一个利好消息。配套支持措施的推进实施,必将进一步满足人民群众生育和养育的获得感。

现在,80、90后已经开始成为父母,他们的生育观念发生了新的变化。对于年轻父母而言,没有时间和精力养育孩子已经成为制约生育意愿的关键因素之一。因此,满足百姓的需求、解决百姓的困难,不仅要鼓励生育,更要让家庭敢生,在生完孩子后要帮助他们把孩子抚养好,培育好。产假结束后,孩子谁来看管,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。如果解决不好,不仅会影响年轻父母的职业发展,更会影响生育的积极性。针对群众反映突出的“养不起,没人带”的问题,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提出“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”,不仅能够在女性产假结束后提供更多的婴幼儿照护选择,解放家庭,减轻养育压力和负担,同时能让婴幼儿在托育机构中获得专业的照护。

近年来,作为惠民生的重要领域,托育受到了党中央、国务院的高度重视。党的十九大提出要在“幼有所育”上不断取得新进展。2019年4月,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》提出“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,多种形式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”。从2019年4月17日国务院指导意见印发后,仅一年半的时间内,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从事托育的企业数量相当于过去十年的3倍多,发展势头很好。为了让家庭享受到价优服务好的托育服务,国家于2019年开始组织开展“关于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”,通过中央财政预算内投资带动,支持和引导有积极性的地方(城市)政府,以与企业签订合作协议的方式,激发社会力量参与积极性,推动增加3岁以下婴幼儿普惠性托育服务有效供给,促进我国托育服务健康有序发展。

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?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》明确指出“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,降低生育、养育、教育成本”,提出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由2020年的1.8个增加至4.5个;支持150个城市利用社会力量发展综合托育服务机构和社区托育服务设施,新增示范性普惠托位50万个以上。

守住安全健康底线非常关键。把0-3岁最柔软的人群托付给托育机构,国家高度关切、人民群众也非常关注。为了让老百姓能够安心放心,国家陆续出台《托育机构设置标准(试行)》《托育机构管理规范(试行)》《托育机构登记和备案办法(试行)》《托育机构保育指导大纲(试行)》《托育机构婴幼儿伤害预防指南(试行)》等配套政策,引导托育机构科学、规范、专业发展,成效初步显现。

我国托育服务仍处于起步发展阶段。2019年底,全国人口与家庭动态监测数据显示,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为5.5%。落实三孩政策,应进一步加快推动普惠托育供给侧改革,为广大群众提供安全质优、价格适中、方便可及的普惠性托育服务,加快补齐“一小”照护的民生短板,切实提高人民群众对普惠托育服务的获得感和满意感。

一是加快构建普惠托育服务体系,与生育政策配套衔接。构建完善普惠托育服务政策法规体系、标准规范体系和服务供给体系,鼓励适龄家庭生育三孩,减轻育儿压力,降低养育成本。将托育服务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,加大力度推进“十四五”规划婴幼儿托位数指标落实,积极推动构建政府引导、多方参与,布局合理、普惠为主的多层次、多样化的托育服务体系。

二是精准把握家庭托育服务需求,坚持多元化办托方向。应及时调研和预判3岁以下婴幼儿家庭在托育服务类型、年龄、内容、形式、价格、距离等的不同需求与特点,增强按需供给、有效供给,着力发展就近普惠托育,持续扩大托育供给总量。同时,坚持多元化发展的方向。支持用人单位提供福利性托育服务,鼓励专业机构和社会组织提供家庭育儿指导服务,加快推进婴幼儿照护服务设施与社区综合服务设施的整合利用。

三是落实综合监管职责,加强托育服务规范管理。严格规范管理托育机构准入,对准入后的托育机构依照标准和规范进行全过程质量监管。推动建立托育行业自律规约,加快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。加强正面宣传引导和社会舆论监督,逐步建立和完善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机制,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,积极促进托育行业健康发展,让广大人民群众放心、满意。

四是抓好示范引领,支持托育服务高质量发展。继续实施“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供给专项行动”,引导社会力量积极参与。深入开展“全国婴幼儿照护服务示范城市创建活动”,形成一批可复制、可推广的典型经验,探索一批切实管用的政策举措,推进制度创新、管理创新、服务创新。(作者洪秀敏,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研究所所长、教授)

文章评论